厄齐尔:赢球时是德国人输球时是移民?这种国家不值得我去效力

厄齐尔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的第三则也是最后一则声明,他表示自己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了。

厄齐尔在声明中表示,德国足协的种族主义和不尊重让他决定不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他还重点炮轰了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

厄齐尔今年29岁,司职中场。此前他为德国队出战92场,贡献23球和33次助攻,随队斩获2014年世界杯冠军。

在过去几个月内,让我最失望的问题就是德国足协对我的不公平待遇,尤其是德国足协主席赖因哈德-格林德尔。在我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之后,勒夫要求我提前结束假期,去柏林发布一则声明来结束所有的言论纷争。在那时,我尝试着向格林德尔说明我的土耳其血统,并且让他明白我和他合影的原因,但他并不关注我的意见,只是自说自话地宣扬他的政治理念。面对他高人一等的态度,我仍旧选择了和解,我们决定先全力备战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在德国足协媒体日那天出席。我知道那些关注政治而非足球的记者只会攻击我,即使比埃尔霍夫似乎已经在对沙特的友谊赛前澄清了这个问题。

在这段时间里,我还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有过会面。和格林德尔不同,总统先生非常职业,他认真的聆听了我的阐述,关于我的家庭,我的血统和我的决定。我记得当时那次会面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我、京多安和总统先生,而格林德尔并没有被允许参加,他对此很不安,因为他不能借此宣传他的政治理念。我和总统先生达成一致,我们会联合发表一份声明,去搁置目前的争议,全力备战世界杯。然而,格林德尔对此也很不满,他认为他的团队才应该是发表声明的一方,他很生气总统先生的媒体办公室在这件事上有优先权。

在德国队的世界杯之旅结束之后,考虑到格林德尔在赛事开始之前的各种决定,他身上的压力自然很大。最近,他公开表示我应该再次解释我为什么和土耳其总统合影,还把德国队表现不佳的锅全部甩给了我。然而,之前在柏林他的说法是“一切都过去了”。好的,现在我会解释,但这不是因为格林德尔要求我这么做,而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我拒绝成为他能力不佳的替罪羊。我知道,在合影事件之后,他想把我逐出国家队,还在没有经过任何考虑或商谈的情况下在推特上发表了他的看法。而另一边,勒夫和比埃尔霍夫却在支持着我。在格林德尔和他的手下眼里,当我们赢球是我就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时我就是个移民。为什么?即使我在德国合法交税,即使我为德国的学校捐献了很多钱,即使我在2014年帮助德国赢得了世界杯冠军,但我还是无法被社会所接受。我被人们看做“异端”。2010年,我曾经获得了“斑比奖”,他们认为我是融入德国社会的成功范例;2014年,我又获得了德国联邦颁发的“银月桂叶奖”(德国国内最高级别的体育奖项);2015年,我又当选了德国足球大使。然后,我现在不算德国人了……?难道我身上什么地方没有达到成为德国人的标准?我的朋友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从来没有被人称为“德国波兰人”,而我就要被称为“德国土耳其人”?这是因为土耳其?还是因为?我想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被称为“德国土耳其人”,这说明人们仍然在区别对待拥有其他血统的德国人。我在德国出生,在德国受教育,为什么人们不能接受我是德国人?

格林德尔的态度绝不是个例。就因为我的土耳其背景,以及我和土耳其总统的合影,Bernd Holzhauer(一个德国政客)曾经侮辱我为“*山羊的人”。不仅如此,德意志剧院的主席Werner Steer还让我“滚去安那托利亚”,安那托利亚是土耳其境内一个移民聚集的地方。就像我说过的一样,因为我的家庭血统而对我进行批评和侮辱是一种不知廉耻的越界行为,而把歧视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更是应该让他们直接离任的卑劣行为。这些人用一张合影大做文章,宣传着他们此前藏在心里的种族主义,这对社会来说很危险。在德国和瑞典的比赛之后,曾经有球迷对着我骂道“厄齐尔,你这个土耳其傻*,土耳其猪,快滚吧”,这些政客和这样的球迷没什么区别。我更不想说我收到的那些憎恨我的人发来的邮件,还有那些威胁我的电话,以及社交网络上对于我和我家人的评论。他们都代表着过去的德国,代表着一个不愿接受新鲜文化的德国,代表着一个我并不引以为豪的德国。我确信,那些拥抱开放社会的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格林德尔,你的行为让我失望,但我并不感到惊讶。2004年,你还是一名国会成员的时候,你曾经声明“多元文化是虚构的,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谎言”。同时,你还反对双国籍的立法,你还反对对于贿赂的处罚,同时你还说文化已经入侵了德国的许多城市。这是无法原谅的,也是我无法忘记的。

德国足协以及许多其他人对我的待遇让我不再想身穿德国国家队的战袍。我感觉到他们并不需要我,我从2009年来为国家队做的所有贡献也都被他们遗忘。那些带有种族歧视眼光的人并不应该在世界上最大的足协中工作,何况德国国家队还拥有许多有其他国家血统的球员。他们的态度本应代表球员,但现在并不是这样。

因为近期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在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我十分沉重地声明,只要我还能感到这样的种族歧视和不尊重,我就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曾经,身披德国球衣让我感到兴奋和自豪,但现在不是了。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为我总是为了我的队友、教练组成员和德国的好人们付出一切。但是,当那些德国足协的高官们以这样的方式对待我,当他们亵渎我的土耳其血统,并且自私地将我作为宣传政治的工具,我已经受够了。这不是我踢足球的原因,我也不会对这样的行为坐视不管。种族歧视永远,永远都不能被接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