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赛博朋克2077》的深层社会背景看虚拟与现实交织的“未来”

原标题:从《赛博朋克2077》的深层社会背景,看虚拟与现实交织的“未来”

除了影视作品之外,近年来这类艺术创作也在逐年增多,不仅是数字绘画和插画,还包括对有着“赛博朋克”风格的城市摄影。作为《银翼杀手》场景灵感源泉的香港,有着新葡京大厦的澳门以及城市建筑错落且极具立体美感的重庆等都成了拍摄赛博朋克摄影作品的热门。不过这些作品往往都只具有外在的共性,在内核上却和赛博朋克并不相通。

在内核上,包括电影《银翼杀手》和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在内的一众奠基者早已为“赛博朋克”的世界架构确定了内容上的构成元素:科技已经远比当今发达,人们可以用意识接入网络,又或者通过仿生科技制造替代身体部位的义体甚至活生生的人;国家接近形同虚设,大型企业的触角则遍布社会各个角落,社会贫富也因此更加差距悬殊;底层群体彻底成为边缘人群,生活看不到未来和希望,即便有反抗也会被消解。

如果你看过这其中的某些作品再玩《赛博朋克2077》,会感到这款游戏在整体的设定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新意。游戏的背景取自同样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桌游,整体世界的设定自不用说,甚至主线的故事也依然是永恒的寻找自我的主题,不过依靠CDPR在角色塑造和剧情演出上的出色表现依然让人印象深刻,同时CDPR所擅长的细节设定也充斥在游戏之中,很好地丰满了夜之城这个故事所发生的世界。

将所有这些信息载体汇集到一起,就可以呈现出一个光怪陆离又充满想象的资本主义社会未来世界了。

我们社会的突出之处是,在压倒一切的效率和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准这双重的基础上,利用技术而不是恐怖去压服那些离心的社会力量。

但是高科技所带来的一定是好的吗?游戏中的电视新闻中播放过这样一则报道:在西伯利亚地区的一场矿难中,有35名矿工在一场强震后被困在了地下的深处,但由于安装了义体,即使在两周没有食物和新鲜水源的条件下,矿工们依然得以生还。

新闻到这里自然是觉得是一个科技为人类生产带来安全性提升的的例子,但是随后却是画风一转:

“幸运的是,获救后的矿工段在短暂休息并接受技术评估后,便又立刻返回了他们之前的工作岗位”。

一个世纪前,雇主可以制定详细的着装要求、发型规定,禁止身体穿环和纹身。很多甚至会压榨员工,以求生产率最大化,这常常会违反法律,比如反怀孕政策。然而,在当时,想过多干预员工的身体是根本不可能的,无论合法与否。但随着义体出现,在21世纪后期,雇主就能对皮肤、骨骼、肌肉、器官和眼睛移植作出规定,以提升员工的表现和工作效率。在极端情况下,安保行业的员工通常会被要求进行所谓的全身转换,或是全身赛博化,在过去的七十五年里,自从赛博植入体首次面世以来,很多事情都变了。

游戏中一位登上电视访谈节目的无臂人就讲述了自己因为被强制安装义体遭遇的悲惨经历:十多年前他在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工作,因为经营困难公司提出所有员工把手臂替换成义体,否则就全部炒鱿鱼,为了生计工人们只能把手臂做义体改造,还因此背负了20年的分期贷款,但是第二年公司破产了,这名受访者在失业后因为找不到新工作还不起手臂的贷款而被收回了义体,自此命运更加悲惨。

不仅仅是底层受迫害,借助高科技带来的想象力,整个社会阶层都可能处于危险之中——甚至那些自以为安全的权贵政要。V和杰克在最开始关卡救下的那名富家女桑德拉,在之后的任务中可以发现她之所以遭遇险境是因为她在做黑客的时候无意发现了夜氏公司想要用AI控制人类思想的阴谋,为了掩盖这一阴谋公司就派人杀她灭口;议员杰佛逊·佩拉雷斯夫妇发现了身边的不正常并邀请V调查,V和银手发现他们不仅被神秘组织所监控,甚至就连杰佛逊的性格、记忆也都被修改了,幕后黑手的目的自然就是控制这位可能当选市长但不受大型企业所控制的政治精英,进而间接操控夜之城。

社会发展给人类带来的必然是更好的生活吗?现实中一些学者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比如在曾经写出《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政治秩序的起源》等作品的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看来,近几十年来的科技发展和全球化只是让极少数人变得更加富裕,而对于一般人来说处境却更加恶化。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布兰科·米拉诺维奇则在几年前提出了颇有影响的“大象曲线年全球人均收入变化的状况: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极少数富豪和依托全球化和科技发展迅速崛起的第三世界国家中产阶级收入大量增加的同时,那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曾经的中产阶级和数量庞大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底层人民的实际收入却没有太多增长。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在这些原本帮助人类实现了很多美好愿景的平台上,假新闻泛滥,网暴等恶性事件层出不穷,人们的思想也变得越来越极端,各种仇恨言论屡见不鲜。这些产品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随之降下了灾祸,而如果任其发展不做限制,在一些有识之士看来,甚至可能“瓦解世界的民主,毁掉全球经济“。

如果说赛博朋克文化在上世纪的诞生就有着对当时人类过度依赖计算机技术的忧虑和反思,那么《赛博朋克2077》和《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这样的作品所代表的则是新时期的人们对于科技高速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的忧虑。如果人类对高科技和新技术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做任何制约,那么无论初衷多么美好,都有可能酿出灾难般的后果。

游戏故事发生的城市夜之城也是这样一个大型企业触角深入整个社会的地方。虽然市长作为城市的最高行政长官和市议会共同管理这座城市,但是市议会代表着的是城市最大的十家公司的利益,这也就使得整个城市实际由大型企业所控制,历任市长都是他们推到台前的傀儡。虽然游戏中也有杰佛逊·佩拉雷斯这样出身草根的正直政治家试图改变这一切,但是最后其本人所遭遇的命运也只能让人唏嘘。

市长办公室网页上的介绍,“议会成员由总部位于夜之城的十家最大的公司共同选出”

新任警察局长(他是前任数据终端销售部的一把手)只关心一件事:钱。他解雇了半数警力,削减巡逻队的数量,命令上街执勤的警察放下所有事务,只要开罚单就好。没多久,影响就出来了,市里的犯罪率飙升,胡同里堆满了尸体,人行道上沾满红的鲜血。与此同时,公司广场的小西装们却在开香槟庆祝。庆祝什么呢?因为对私人安保服务的需求增加了百分之一千。

安保成了私人企业敛财的重要渠道,医疗自然也无法幸免。在夜之城中公共医疗已经成为了乌托邦般的存在,昂贵的医疗保险距离平民也十分遥远——在瑞吉娜·琼斯给予的一个任务中介绍,夜之城只有3%的居民买得起医保。V和杰克在最开始关卡遇到的创伤小组,虽然有非常强的救治能力和作战能力,但是如果你付不起保费,那么然这种高水平的医疗和安保资源都与你无缘。

你看,这些设计师都是民粹派:公众想要什么,他们就设计什么,而公众想要的当然就是未来。

在夜之城的荒野我们会遭遇到沙尘暴等恶劣天气,电视新闻和新闻网站上也有洪水、山火等灾难的报道。分离芯片《在超级摩天楼的阴影下》介绍了这些灾难的由来:

如今困扰欧美等国的难民问题依然存在,只是这时候的难民变成了欧洲和美国的民众。在一则电视新闻的报道中,比利时和荷兰被洪水淹没,两国的难民们希望逃到临近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但是瑞典却采取了暴力手段进行回应,击沉了几十艘难民船并导致60多人丧生;而在夜之城在内的原美国本土上,因为此前南美各国封锁国境驱逐移民,经历重重劫难回到美国的民众只能沦为流浪者,被夜之城视做下水道里的老鼠一般,甚至被大型公司虏去做人体实验…

人类世界没有任何反思和改变。游戏中的一些故事曾经在真实世界反复上演,比如分离芯片《奥尼尔空间站的抗争》讲述了一个50多年前发生在空间站的斗争故事。奥尼尔空间站是欧洲太空总署(ESA)建造的,建造者们被ESA送进太空,但却没有过上原本被承诺的美好生活,而是被剥夺了自由,在极其危险的条件下做着辛苦的工作:每天工作18小时,每周工作7天。工人们为了抗争举行和平,但是却遭到了守卫的武力,不同的是在太空中守卫无法呼叫增援,于是工人们展开反击,最终占领了2座空间站并建立了独立的国家。和这样的故事类似,人类现实世界所有过的、横征暴敛、滥杀无辜等恶劣行为在游戏中都有上演,就连政治选举中要污名化竞选对手成员的手法也和现实中如出一辙。

在映射现实外,游戏中也不乏对未来的预言。在出租车公司德拉曼的任务线最后,V需要来到德拉曼公司从叛乱的人工智能手中解救出德拉曼。在办公区的电脑上我们可以通过这家公司还有人类员工时的往来邮件拼凑出这家公司有关的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世界是一个进程,车不能两次开进同一条道路。“真理”和“善良”都会引发分歧,但对美的理解是共通的。

在人工智能与人类如何共处的科幻故事里,这样一个角色简直可以说是温馨无比了。

在世界设定之外,赛博朋克作品中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内核,那就是主角所代表的边缘人群的反抗。《赛博朋克2077》中的主角V是一名失去了一切的街头佣兵,在夜之城通过接各种中间人的雇佣任务谋生,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可以扬名立万的机会,却又被毫不留情地揣入垃圾场,甚至随时可能失去自己的生命,于是不得不踏上拯救自己并对抗荒坂公司的道路。

意识进入V的身体并与原主人争夺控制权的强尼·银手则是一名曾经与大型公司战斗过的斗士,这位“地下摇滚的巨星、心怀理想的反叛者、荒坂公司的死敌”在多年以前曾经是一个自大又自恋的愤怒青年,但是女友奥特被荒坂公司抓走后走上了真正反抗公司的道路,最后突袭荒坂塔的战斗更是让他成为了夜之城的传奇。虽然肉体在荒坂塔之战被杀死,但是强尼·银手的意识却被禁锢到了荒坂公司所开发的Relic芯片中,并在命运之轮的转动下进入了V的身体,重新回到了夜之城。

V的主要目标是生存,解决Relic芯片给身体带来的故障并让自己活下去,为了这个目标哪怕需要臣服于公司也在考虑之列;而重新回到夜之城的强尼·银手依然与与公司势不两立,更是希望能够继续50多年前在荒坂塔未竞的事业,只是因为存在的形态还要受身体主人V的制约。两者之间有冲突,也有共同的目标,而在最后道路该如何如何选择自然取决于玩家自己。

赛博朋克的世界里,反抗者普遍处于社会的边缘,虽然内心反对大型企业对资源的垄断和对底层的压迫,但是并没有推翻旧世界建立新秩序这样的远大目标,而只是停留在个体层面的反抗,这样失败也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就像在《神经漫游者》中,主角凯斯虽然觉醒了人工智能冬寂,但是也并没有改变这个世界运行的机制。在电影《银翼杀手》中,站出来反抗人类所赋予的奴隶命运的人造人或是未能逃过被“退役”的命运,”像泪水消逝在雨中”,或是只能逃离人群去面对不可知的未来,归根结底也都是失败的结果。

这样宿命般的失败正是赛博朋克作品中最浪漫的地方。即便身处一个被肆无忌惮地压迫的世界,即便个人的身份和价值已经被高科技不断消解,即便要面对的是一个丝毫不弱于国家的庞然大物,也能够鼓起勇气去战斗,这样带有悲剧性的反抗无疑是极具魅力的。在游戏中某个路线结局去往荒坂塔决战的途中,银手一边在直升机上俯瞰着夜之城一边对着罗格高喊:“我不知道结局会怎么样,但我可以确定,今天肯定会有一个惊天动地的清晨”,这无疑是他和V的共同人生中最高光的一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